〈力〉

必須知道,過於荒誕的故事
就如同虛構。但假如
它真的發生,又嫌悶場太多
在決意放棄說謊的夜晚
黃色暴雨,舉傘的人奔跑
回家的意欲宛如孩堤時份的
純真熱切。而沒有傘的
人都留在商場等候。好久以後
我們都留在商場裡了……必須知道
抬頭看著的天空,飄著的
是誰的空氣
於是騰起,於是摸索到
最灰的霧霾,環繞誰的港口
與誰的山下
原來好久以前就失卻白雲
空餘絕望在空中飄揚
又在夜裡轉化成一束希望
又開最頹靡的花

坐一趟往北的列車,交頭接耳
說永不回來的誓言,然後
發現「能」之一詞早就漏掉
就在後園的旗桿下
又挖出唱機與一條月光
悼所有兒時的床邊故事,有時嘲笑自己
總回憶從不存在的
擦痕,就奮力書寫什麼

許一個北方的願望,留有私心
可以偷渡詩歌與吶喊,不行的話
就繼續往北奔馳,反正
「北方比南更暖,夏比冬季無光,小的比大完整」
而我不過是我
無能比誰多一張什麼權利

於是有時陰影過大,便能看到
荒誕排成一行制服
良知變幻形狀,成為幽默
成為一幅可供自瀆或模仿的油畫
我就學會了如何在這個當下
好好失效,做弧形的齒輪
唱啞聲的歌,偶而在抽菸的下午
撳熄自己,聆聽漸進的嘶聲
如同把旗幟悠悠張開,然後

一切將會反逆。填過的海
漫起,構成新的岸線
我們搶灘,吆喝
「所有不安終究歸於平安
爭論歸於定論
而無力都只會歸於」
力就從許久以前開始冒起
在故事的源頭紮根,有時結果
有時並不。然而,
在最飄零的灰茫夜色內
一個龐大的明天悄悄翻身
撕開荒誕劇的最後一個笑場
然後,在謝幕之後的一聲巨響
露出它新生而強壯的臂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