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詩歌節講座《傘、硝煙和詩的日常》選詩

▌活動介紹|9/27 詩講座《傘、硝煙和詩的日常》
 
歷經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香港命運和文學能量也在思索與書寫中留下曲折痕跡。三位香港青年寫作者如何反芻自身的香港情感、蠡測詩創作在時代轟擊中的位置?如何回應當下、而又不使文學僅僅成為政治正確的點唱機?並邀請熟稔香港文學的作家顏訥擔任主持。

▌活動資訊
 
・時間:9/27(日)19:30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2F多功能空間(臺北市中正區同安街107號)
・主持:顏訥
・與談:黃衍仁、廖偉棠、沐羽


〈謊言〉 曾淦賢

這輛列車並沒有急事
眼睛正在注視它,鐵路職員
總是躲在小房間裡,呆滯
幾根手指操得麻木
微轉脖子,看螢光幕
透過牆壁與鐵架間安裝的眼睛
看乘客的眼睛
即將離開
像深夜裡急遽飛升的尾班客機

我並非無法理解,只是依然憤怒
他們竟然在這種時間決定了
一場無關痛癢的晚睡
從恐怖童書跑出來的
惡人,要讓你閉眼
那些從不轉睛的機械瞳孔
都統統闔眼
黑暗中的黑暗,收藏電源
像棍棒毆擊的速度
每一棍,都為了掩藏一個事實
憤怒與哀傷同時在記憶裡攪渾

所以,現在我記住最初的亡者
來不及擁抱、備水,不,
起碼是一次拍肩、握手
都沒有。
我記住了無止盡的叫喊聲
在離開車站的半小時後
在耳蝸中漫長地拖曳

列車永遠不再駛出
車門與死亡的距離像日子一樣可以數算
此後,我們的朋友
都知道
眼睛的終點應該擺放在哪裡
在惡人的額眉之間
在仇恨的空杯之中
永不安睡
直至他們踏進那門的後面
鋼鐵冰冷,手心僵硬
喉嚨,不會哮叫
啞口無語

世界是一塊鑿滿謊言的石碑
只有擠提的地獄能夠證明一切

(刊於字花:別字第三十一期 〈八三一周年詩輯〉


〈肺炎時期的抒情〉——十七年後應梁秉鈞〈非典時期的情詩〉 宋子江

我們都有非典型的回憶
有些人死得不明不白
以歌聲悼念逝去的人
四面皆是防暴的回音
尚未排解心頭的催淚煙
又匆匆硬吃黑心藥房的人血饅頭
關舖落閘的人也戴著口罩
向肺炎露出死心塌地的眼睛
有人沉默自覺充實
有人說話倍感空虛

喝水嗆到氣管忍不住咳
猜疑的目光,側開的身體
恐慌的手肘,冷漠瞬時敏感
口罩隨著呼吸起伏
感染人數徐徐攀升
官員抗疫如老鼠搬姜
夕陽痰喘在陰寒街角拷問
圍城虛隙竟是無遠弗屆
有人堅決立春罷工
有人打算秋後算賬

新年在車公廟抽了中籤
霉雨不慌不忙滋潤病菌
多年未貼門神,今年
流行辛棄疾、霍去病
燉個老火湯,祛除偏狹邪毒
肺祥肺欲清。話說
清明在望,難不成
摺幾個紙口罩代替冥鏹?
有人出門苦無口罩
有人在家隱藏自己

郵輪甲板上的人影浮動
瞬間又在霧中消失了
岸上的人揮著晦澀的手
霧散後如何面對彼此
外遊的人匆忙回家掩隱
邊界上浮動著縹緲的體溫
蘭桂坊熟客夜夜哭笑傳染
酒醒運動健身再戰蘇豪
有人不戴口罩引起恐慌
有人戴了口罩引起恐慌

急凍餃子塞滿雪櫃
可會找回家的溫暖?
在狹屋裏自我隔離
思念的親人總在遠方
春寒回想家傳的食譜
仍缺失傳的三昧真火
廁紙與親情定量配給
讓我們結伴練習末日
有人白天輾轉反側
有人凌晨悄悄出門

瞳仁日冕俯視昏暗的塵世
一場瘟疫教眾生怒視彼此
膚色語言如何疏離惶恐?
思考公理與正義的詩人
離去了,你我繼續比興互陳
病毒的陰魂牽引眩亂的筆劃
一首詩竟從立春寫到春分
炎夏仍遠?我還會見到你嗎?
有人登上獅子山吶喊
天地傳回絕望的嗚咽

(刊於《聲韻詩刊》第53期)


〈對唔住〉 火

對唔住,我差小小就可以光復到香港
差少少,少少
只可以飲恨,我地慢了
可能係宿命
我永遠唔會成功

對唔住,要咁多人活受罪
打,斬,扑,殺
只差少少,覆桌只差少少

對唔住,要你地成日幫我手
又執手尾,又搵車,又搵物資又盛
仲要你地做啲我本應該係我做既野
對唔住

我知道令好多人失望了
對唔住
我未盡全力
依家我只可以望住
但係咩都做唔到

我以為
我是天選之人
注定改變社會

真是罪孽
留我何用
為何不衝上來
一鎗了解我

曾經在突圍時
想著要一起衝出去
保衛時
想要贏一次
突襲時
想著終於找到死的地方

身後的女孩想喝可樂
男孩想抽根煙
沒水了
有人提出可喝生理鹽水
吓?

男生大叫今生只嫁前線巴
被誤會了

「若果今次能出去的話
我就會結婚。」
「那我還是在這死掉算了。」
吓?

打電話給朋友
把某女生交托給朋友
「那是你女朋友嗎?」
「不」
吓?

在外地認識了個女孩
「幹完這票我就跟你結婚。」
女孩在機場等候了一天
兩天
三天

「待香港光復後
我就跟那女孩表白。」
「我想
你要單身一輩子了。」
吓?

水炮車前
「人生,於世上,有幾個知己
多少友誼能長存。」
「啊!」
吓?

安全?

在哪?



在床上
閉上眼
「曱甴!」
打開眼
還是那熟悉的天花板

在家
一人
耳邊聽到
細雨帶風濕透黃昏的街道

革命是為了更⋯⋯
什麼?

我還在這
還抽着煙
喝着酒
你們在那?

(刊於香港文學館:虛詞 【創傷與悼亡】抗爭詩輯


〈香港未睡〉 陳滅

移平舊廈孜孜構築新廈
是否也不自覺地移平舊我
島嶼會更敏感於風聲
還是更訝異於內在波動?
列車疾馳乍現再奔向於滅
人流離散不知自己曾凝結
香港無聲,香港自我懷疑
香港在幻滅裡成形

遠山近廈聚合成一種呼喚
呼喊未能睡醒的人們去上班
車廂中再次相逢
不知各自有更遠方思念
追逐著甚麼?放下了甚麼?
香港甚麼時候只在乎數字?

香港急升,香港急跌
香港預測今年下調百分之十
香港的人民追隨外圍波動
香港吶喊,香港失聲
香港到底翻騰出一種生命

下班的人甚麼時候回到車廂
像回到另一類暫駐的家
夜幕低垂,人民未睡
香港有萬千迷離的夢
已消逝的寄生於影像裡
香港自拍或是被拍下?
香港被記載還是刪減了更多?

風吹大廈掀起萬千微塵
香港壓抑住洶湧言語
記憶驟褪仍純美
似夜幕低垂,人民未睡
香港有萬千迷離的夢
香港無法不自言自語
香港在幻滅裡成形
香港到底翻騰出一種生命

(刊於香港文學館:虛詞 〈香港未睡〉


〈香港給我的信〉 陳滅

舊刊脆裂有抒情的詩
校對過一套大系文辭
歲月留駐已逝描寫
愛寫實也愛浪漫
有人面也有雲影
好像香港給我的信

我想把香港找回來
但不知舊刊藏在哪裡
我知道香港有作家漫筆
有自嘲也有笑語
有眼波載我浮沉
文字織造的海港

恨繁華如同小說
參不透詭奇結局
斜巷間枯形閱世
但都市留不得一顆狂心
燈號人語交亂
香港收歛起自嘲
跌宕醉語原是空幻
香港頹步獨行
揮不去一步一追憶

我想把香港找回來
但不知信件藏在哪裡
舊刊翻遍仍有想像
可有幽夜叮嚀?
可有微曲影幻?
傳送我顧念香港的訊息

(刊於香港文學館:虛詞 〈香港的吻,和人民〉、〈香港給我的信〉


〈論孝〉 文於天

日後我的後代
也將這樣
看著我
像我從父母眼中
看到自己長大後
多多少少的恐懼,而後來
後代們也將這樣
看著我們充滿憂愁和淡漠的遺像
就像我不敢繞過他們
在平庸的忌日,默默無言

我們的防毒面具
早已深陷為表情
吞吐之間,他們彷彿也有過
異樣的唏噓,憑骨骼與輪廓
依稀相認,我不曾看見他們眼中的後代
如我是;日後我也將這樣
看不見我眼中的先賢
如他們是

我至今不能忘記
夜色如鐵
茫茫的大霧閂於前方
故事釘在前方,釘成一枚
牌匾或碑文,我們就這樣相隔著
如忌日重於記憶
如儀式無法兩相約同
又敬不違
勞而不怨

(刊於字花:別字第二十八期 〈十二篇(之一)〉


〈我們戴上口罩寫詩〉 韓祺疇

我們戴上口罩讀詩
對非陰性書寫的斷句,保持警惕
飛沫猶如陳言濫調
然而斷斷續續的乞嚏不會比連綿的咳嗽更耐讀
咒罵留在口罩裡,滋生惡意
掩蓋唇齒也掩蓋情緒
但我們還能懷惴一種怎樣的善良
原諒世界有時充盈催淚彈
原諒城市暗魅的角落裡,仍殘留誰的血跡
看不見的病毒釋出善意
看得見的,製成疫苗
猶像該死之人還活著,活著的人
懷疑活著是上天的懲罰
我們還是存有一些習慣
經過一些地方時,異常沉默
街渠裡昇起細微的煙塵
暗示也不暗示甚麼,想留下一束花
或者突然就心悸
痛哭起來,在一個雨疏的傍晚
流水淌進管道
以為能隔絕病毒,最終只有我們隔絕彼此
石礜的塗鴉留有餘地
筆劃未盡的字跡,又暗示怎樣險峻的場境
甚麼又比甚麼更像一首詩
還有多少宏大的比喻呢
我們好不好別再聲張
我們想像自己病入膏肓
然而再危殆的體溫
都不足以焚燒世界
My Dears,相比起「我不愛你」
更使人窒息的是
我們要隔住口罩說
——我愛你。

(刊於《聲韻詩刊》第53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