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一

 

一路過來,她體內的某些發光,漂亮的尖銳感不見了,她發覺自己坐在某一群老女人姊妹淘中間,那種「眼前風景,正像一幅刺繡屏風,一根絲線一根絲線的抽掉」的感覺,仍那麼清晰,強大。

駱以軍〈雷諾瓦風格〉,《匡超人》,頁30

 

條二

 

當時我們各自的作品,都還像初促嫩瓣的蓓蕾,並不很成熟的打開,我們可能比一般同齡人,眼神更帶有一種吸毒者,瞳孔被鑷子摘走的空洞。

駱以軍〈哲生〉,《匡超人》,頁58

 

條三

 

在昆德拉的小說中,我們可以發現:我們所選擇並珍視的生命中的每一樣輕盈事物,不久就會顯現出它真實的重量,令人無法承受。

卡爾維諾〈輕〉,《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頁20

 

條四

 

有時候我覺得人類最突出的才能——即用字遣詞的能力——似乎感染了一場瘟疫。這種瘟疫困擾著語言,其癥狀是缺乏認知與臨即感,變成一種自動化反應,所有的表達化約為最一般性,不具個人色彩、而抽象的公式,沖淡了意義,鈍化了表現的鋒芒,熄滅了文字與新狀況碰撞下所迸發的火花。

卡爾維諾〈準〉,《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頁84

 

條五

 

詩人為了增大與生俱來的要素的熱血噴湧似的感激,要以情熱、光輝和奢侈耗費自身。

馬里內蒂〈未來派宣言書〉,《日曜日式散步者 II》,頁10

 

條六

 

我所愛的想像力呀,我之所以格外愛你,就在於你從不想寬容這一點。

只有「自由」這句話,現在仍能讓我燃燒起來。

〔…〕

我們不能為了恐懼癲狂,就不得已讓想像力一直下半旗的。

安德烈.布列東〈第一次超現實主義宣言(1924)〉,《日曜日式散步者 II》,頁18-19

 

條七

 

我父親死了一年了。我不相信唯有雙親過世我們才能真正變成成人這種理論,我們永遠不會真正變成成人。

〔…〕

「父親啊,父親,」我默默自語,「你也只不過是建在沙上的一座城堡。」

韋勒貝克《情色渡假村》,頁11-12

 

條八

 

我很喜歡旅行社的型錄,很抽象,把世界各地簡化為一段可能的快樂時光和一個價碼;我最欣賞的是給星星的制度,以此估量可以預期的快樂程度。我不快樂,但是覺得快樂是一個重要的東西,也不停渴望它。

韋勒貝克《情色渡假村》,頁20

 

條九

 

從和別人的相處之間,我們才發現自己,這就是我無法忍受與他人相處的原因。

韋勒貝克《情色渡假村》,頁83

 

條十

 

我發出滿足的嘆息射精在書頁裡,之後會黏住,不過這也不是一本會讓人想看兩次的書。

韋勒貝克《情色渡假村》,頁85

 

條十一

 

不看書的人是很危險的,因為得面對日子。

韋勒貝克《情色渡假村》,頁86

 

條十二

 

我們老是以為每個人一定深藏著一股熱情、一點神秘、一絲外表看不出來的內裡;如讓強伊夫的父親表白內心,談論隱藏在他生命底處的意義,或許會讓人有點失望。

韋勒貝克《情色渡假村》,頁261

 

條十三

 

醫院裡的人員不怎麼喜歡我,一定是覺得我太沒反應了;就算在醫院,就算在臨死病榻,我們也被迫要演戲。

韋勒貝克《情色渡假村》,頁310

 

條十四

 

一直到最後,我還是個歐洲製造的小孩,充滿憂慮和恥辱,而且我也沒有任何希望的訊息可以傳達。對西方世界,我並不仇恨,最多只是深深的蔑視。我只知道,我們所有人都散發著自私、受虐狂、死亡的惡臭。我們創造了一個讓人完全無法生存下去的系統;更而甚之,我們還繼續把這個系統推銷到國外。

韋勒貝克《情色渡假村》,頁325

 

條十五

 

三郎回想起自己的人生,就像被橡皮擦揉得破皮的一張污損的紙,混亂、輕飄飄而且難以辨識。確定自己已經衰老的三郎,毫不意外地像其他老人一樣了解了時間是可以拉長可以壓縮的物事。

吳明益《睡眠的航線》,頁39

 

條十六

 

你心裡認為不是自己聽不到聲音,而是聽到太多聲音,因此無法清楚分出哪一個聲音是現實的,哪一個是夢境或是記憶裡的。

吳明益《睡眠的航線》,頁82

 

條十七

 

但我也同時打從心底喜愛他們這些小奸小惡的本質,我喜歡他們在賺錢時昧著一丁點良心時那種興奮、滿足、油光滿面的表情。

吳明益《睡眠的航線》,頁100

 

條十八

 

我恨透了報導這回事,不管是慈悲的報導還是戲謔的報導,我恨透了人以充滿悲憫或自以為是的客觀口吻去陳述世間所發生的任何事。

吳明益《睡眠的航線》,頁255

 

條十九

 

也許我和阿莉思之間始終隔著一座山,現在回想起來,我對她的感情那麼膚淺,似乎從來沒有穿過她情緒的外殼。我們這些年的相處,也許就像在公園寬敞的草坪上閒逛,在途中她像聽到甚麼呼喚似的加快步伐,彷彿脫出軌道似地朝無法修正的方向離開。但離開的理由究竟是甚麼呢?

吳明益《睡眠的航線》,頁282

 

條二十

 

零下四十度是甚麼樣子?竹內康說夕張現在零下四十度。

 

她想像那是像《雪人》裡聖誕老公公的家鄉吧。

 

雪人帶小孩離地一飛,小孩赤裸著穿睡衣但在夢裡一點也不覺得冷。她哼起雪人的音樂,雪人終將在太陽升起時融化不見所以那音樂好淒涼、好惆悵。

 

有一次她與豪豪做愛,不知何處的雪人音樂,賓館裡的調頻台嗎?如此悠揚,如此淒涼,她覺得豪豪就會像雪人一樣在太陽升起的時候消失了,因而非常悲傷。悲傷的做愛過程,即使多年以後她仍深深記得。

 

《千禧曼波電影筆記》,頁7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