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漫不經心的進度,今天終於讀完六本字母會,說是讀完,也因為各種各樣原因,漏讀或跳過了其中幾篇,但正如我從未完整讀完過一本詩集,七六四十二篇短篇小說外加十二份序言和評論,從10月8號至今,分神又醉酒,報告又感冒,讀了將近九成吧。

評論之難,我的感想僅僅如此,我也不諱言說即使有文學/哲學訓練也不容易有系統地為字母會建構論述,何況六本的前言和評論裡楊凱麟和潘怡帆已將文章全框進哲學架構,假如因應各輯的題目去評論,也只不過在做註腳——拾人牙慧。假若說作者們不聽話,沒有跟從題目書寫呢?楊凱麟在《獨身 Célibataire》已明確寫好:因為作品背叛,它因背叛而「在」。在背叛和貼題的雙重合理情況下,評論之難,只能出現全景式的精密分析,又可能是意識形態分析或精神分析等不同方法試圖拆解,抑或像我這種在Facebook上的,隨手寫寫。

那把各個作家獨立切割出來看如何?也是費盡心思之舉,其一是儘管各人都有明確的風格及書寫策略,書寫主題也仍然因為需要配合各輯概念,表達方式多變而繁雜,比如駱以軍六篇也貼近情色及變態,其慾望對象、主角動機、心理轉換等元素都截然不同甚至矛盾;比如胡淑雯始終貼著創傷與畏懼等幽微心理,然而主角們解脫的動機、心理變化都難以有效歸納。更不用說情感超載的童偉格或後設書寫的陳雪或其他作家們,這真的為做作家研究的研究者們(對,我要另找新路了,幹)又喜又驚,他媽好看,他媽好難搞。

字母會的確誠如楊凱麟所說的,是一個事件,它將一個時代的作家裝配動員,佩備上文學/哲學概念,重磅炸藥和密集攻擊使其成功在台灣文學史上轟出一條使人屏息難以言說的深淵,然則,它有成為系譜的資本嗎?意思是,作家們和評論者各自運用了26個概念建築這座矗立巍然的文學城堡,這個城堡的房間是互相通行的嗎?而後來的人能不能成功走進這座城堡(以及城堡外)獲得資源?字母會顯示了西方理論再一次強勢進入台灣文學界,一個時代的作家們消化反芻吐出一整套作品,後繼者有能力承托這個繁複的系譜並將文學往前推一步,反動或背叛既有的理論框架嗎?假如字母會真的成為了嚴格意義上的「事件」,後人只能對此觀看、震撼、無法言語,那它的價值就只有成為記憶和情感的深淵而已。

我願意等候更多的創作者因字母會而激蕩靈感,或一份龐大的系譜論述的面世,但在此之前,還有二十本字母會陸續有來,在這段漫長數算一整個季節的繁花凋落的等候裡,我先繼續喝酒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