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六

File_002.jpeg

你怎能說海天一色,兩者從未相同。無論如何你總可以看見在遠處一行橫線,無論濃淡,將兩者徹底劃清。即使是霧也無法掩蓋,那只是灰,而灰的後方仍有線條,那同時是起點也可能是終點的地方。瘋人船——中世紀用來流放瘋子的船隻——把胡言亂語的人送上船去,往地平線飄去,在此岸的人無法知道他會去哪裡,彼岸無法知道他從何而來。而我是那線,我看著人從某處抵達某處,而毫不感興趣。

節七

GUAM6.jpeg

在關島說是有飛行體驗,駕駛小型飛機,但其實教練會在副駕駛座完全操縱了飛機動向。他說,Turn left,Turn Right,其實我只是做做樣子,反正最後他也會糾正角度。我才是副駕駛,沉默無言,聽機長在自言自語說Excellent等等,其實都是為自己打氣。我比較喜歡從香港飛來關島時,在高空雲裡的飛機廁所撒尿,不握扶手,在如同航船般的震顫裡,勉強瞄準馬桶撒一泡尿。我無法知道尿會往哪去,地上的人也不知道尿從何處來,而我在半空搖晃,在頗為跌蕩的氣流裡,像帆船懸起的旗幟。

節八

GUAM8.jpeg

很慢,尤其是沒錢。暫時只有兩種東西的價錢比香港便宜,煙,一包便宜十元,意粉,但我沒有煮食爐。所以其中一天沒有離開酒店,睡醒為了省錢不吃,直接從下午茶開始,然後上健身房,也沒有做,只是找個離開房間的去處。離開關島前的下午打算到沙灘去坐坐,有人前來,善意笑笑:「租借沙灘椅請付費35美元。」而那比喻永遠是正確的,沙子反映著黃金的光,照亮了日出日落。我能不能把這裡的人都化成落日的血紅?而我將要離去,在長久的閒著無事以後。

節九

GUAM9.jpeg如此細小的島嶼是否需要那麼多酒吧?相當懷疑,幾乎每一分鐘車程就會有一家,連裝修也差不多。此外每家餐廳也有酒,但種類相似,名為GUAM的啤酒相當不錯,算是在甜味裡有種厚度。而在這裡你幾乎無法找到餐廳以外的食肆,快餐店稀少,小食店更是沒有。我把錢像斟酒般往他們的杯倒去,不難想像到熱帶的人民為何總是笑容燦爛。而Drink menu總是了無新意,假如有無法歸類的酒,就直接把它們當成Tropical,一路下來我看了無數飲品被歸入Tropical,熱帶難怪總是憂鬱,當它是一個公廁。

節十

GUAM10.jpeg

直到去了博物館才知道這裡已被殖民四百多年,從西班牙開始,到美國,二戰時被日本統治,如今又是美國。在80年代,關島曾提倡過自治,公民意識抬頭——那些套語,你都能背。世界有哪個地方是解殖成功的,我都相當懷疑。民族的意思是,回到過去?回到以前而根除外來影響?而時間總是向前,關島自治失敗,它總是一個被統治的地方,就連軍隊也是美國的。而時間總是往前,我想所謂的自治,只是他們想要外來者的政策合他們心意。所謂的獨立,都只是想自己的心比較舒服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