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一

001

辦理入境的速度相當緩慢,相比起以往從星加坡進入馬來西亞要等上一個多小時的絕望,關島是另一種絕望,它代表著的是儘管我有足夠的人手,仍然不會多開一個櫃檯給你們。海關的人手都用作監察旅客,並適時靠前,擠出勉強的笑容對你說No Phones allowed。幼兒的哭喊混合行李箱間歇拖動的聲音,構成了整個入境大堂的旋律。我仔細觀察過,這是一個使笑容漸次消失的過程,遊客終於意識到自己不過是巨型輸送帶結構中的貨物等候前進,當你終究失去所有期待並只渴望回到旅館睡覺時,咻的一聲,你就成功過關。

節二

002

關島海灘的沙非常細,是你抬腿它們就會輕柔地從趾縫裡落下的感覺。而水亦極清,當你輕力踩下,可以看見一團沙霧從淺水裡散開,繞著腳踝。你一直走,一步一個腳印。興許是沙灘極多,是以旅客都不多;儘管是陽光海灘,仍帶有不可思議的靜謐及緩慢。正午時刻,天與海盡皆水藍,我想大概誰也想把地平線摘除,讓天空流到海裡,而我就可以往遠方流去,消失在自己的視野裡。神可否把所有旅客都集合起來,比賽細沙從誰的腳趾縫裡流下的姿態最美?

節三

File_000.jpeg

跑了去理髮,說去旅行應當感受一下當地的「Local Style Haircut」,結果只是很普通的All back。而這髮型最不普通最不正常的,就是出現在我的頭上。而當它出現在我的頭上時,我就成為了一個普通的人,混進一模一樣的人群,說八九不離十的笑話,附和差不多的面孔。這就是Local Style的意義。儘管如此,它所營造的形象也只是一剎,當髮膠與定型都失效以後,我還是頂著一個鳥窩,很凌亂地走過沙灘與山崖。

節四

004

為了省卻車資,決定能走路抵達的地方就不坐車。結果這幾天來,完全沒離開過旅館太遠,而且還經常太疲倦而回去睡午覺。但還是好的,始終遠方並沒有真正吸引的景點,抑或說,我並不是被景點吸引來關島的。前往關島的其中一個目標,就是把時間拉伸,拖慢,把時間灑進海裡,看它沉沒。此外,至今仍未在關島發現哪怕一種東西比香港便宜,金錢如日落時從崖上看過去的海上鱗光,看著它消失,你無能為力。

節五

06

冒著戰爭的陰影前往旅行,使我會閒下來就逛網站,看有沒有北韓的最新動向,仍然沒有。太陽節的陰影有沒有伸到關島這邊來?我知道有一組戰鬥機正停駐在這裡。在街上聽見的英語不多,卻是韓語和日語比較多,大陸客相當少。他們會討論戰爭嗎?會不會說,我回去以後,首爾可能就成為虛空?在體驗開飛機時,我稍微在海軍基地上空走過,那裡平靜得像任何事都沒發生過,但我想真正進行部著的是北方的空軍基地,但我沒錢前往。在戰爭的時代遊走的人們,他們的傳記是不是就會必然刻下這個事件,讓他日後的所有行為,都可以強行使用戰爭來解釋了?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