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草園——在這裡證實大部分傳言都是假的,例如,其一,大街小巷都飄著大麻氣味,只有遊客區才會嗅到;其二,Space Cake / Cookie / Brownie 的功效——完全沒有。這裡是遍地菸頭的城市,踩著它們會有踩著自身的錯覺。

去年從阿姆斯特丹去巴黎時,我想過搭火車,最後選擇了巴士。原因簡單,我以為巴士沒緝毒犬,其實事實相反。那日我帶住一包兩包荷蘭土產,高高興興上巴士一路向南。

車程六小時,先穿過比利時,雖然一街軍人(去年有恐襲),但仍然無理會過我的巴士,我心想連軍人都唔理今次無事啦。豈料入到法國的高速公路,馬上有海關拖狗上車,而且先檢查車底行李櫃,我心諗仆街了。果不其然他們拿著我的背囊問是誰的。

我就下車跟他們走到路邊,有個海關劈頭第一句Tu parle Anglais?我就答oui。到現在還不理解為何要用法文問我懂不懂英文而我還用法文答yes。後來我想要不是第一印象比較好,可能我就被抓去通櫃了。他帶我到警車去,反正都是問些來幹什麼,來自何方之類,不值一提。然後,他把我的荷蘭名物幾包草放到磅上——8 grams。

之後他在海關申報單寫5 grams,問我o不ok。
之後他在海關申報單寫5 grams,問我o不ok。
之後他在海關申報單寫5 grams,問我o不ok。

屌,咁咪係醒目海關囉。

我說ok之後他就眉開眼笑,不到五分鐘就放走我了。也許之前搞那麼久大龍鳳都是廢的,貪污是真。

那天黃昏巴士一路搖搖晃晃入到巴黎,一落車我就嗅到塞納河的味道——尿味。然後看到天橋底有白人男子隨街痾屎。在前往蒙馬特的Hostel時,路過紅磨坊,想及那名海關男子會不會就拿著我那三克草過來尋開心,如若我換了一種形式在這異國派對裡出席。那天晚上我在想,那海關還拿了我香港地址說要寄張收據給我,這是我如今還未收到的postcard,可能被他拿去卷草食了。我問了同房的中國遊客,他說他也是坐巴士,和我同一路線從荷蘭來巴黎,但沒狗上車喎。

所謂醒目海關就是這種:
十步扣一人,Tu parle Anglais?
事了拂袖去,深藏Stone與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