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告訴我「他人即地獄」時
臉容悲傷。但抱歉我沒在聽。
我正在數算
你是我的第幾個。

菸蒂往下掉,視線
就掃往天空
有下班的雲,鍍金,拉伸
我又說,回頭看看
六點後有好多地獄在行走
他們拖著一身冷氣,偶爾又停在這裡
交換氣霧

而地獄有數量麼?他們
每天在簷篷下凝視遠方。有雲,
有風,有火與陰暗黃昏
二手煙是一種地獄,
滿瀉的煙灰缸也是。

我願意閱讀他們的側臉
有時會讀到一個蜷縮的胎兒
有時讀到沾血的戰刀
離開後就拖著黑影

黑影:我的煙蒂落在它旁邊
無光的位置
你的鞋子伸來,強行踏熄
踏熄:關於雲朵與天空
忽然悲傷起來,再告訴我一次
告訴我,上帝並不存在
上帝:有時是地獄的反面
或者側面
我在讀你唇上煙霧時
你沒有臉孔
血也只在各自體內漫流

後來你告訴我他人即地獄
有永遠無法離去的概念
的時候,你忽然醒悟我
也是地獄
的時候,就忽然高興了一點

就如同車駛過有風吹過
陰影就隨著煙蒂擴寬了那麼一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