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巴士駛過城門河橋
也不一定下班後,也不一定巴士
總之,屎味好濃,好像
臨死前肛門噴發的絕望恐懼
親愛的,我告訴妳這個比喻時妳笑得開懷
說:「你真不幸,這樣的下班路線。」
是的,拉屎,有甚麼比它更污名
更庸俗的笑;有甚麼比它
更迅速地使人反感
後來我們就在電車分手

我媽二十二年前拉了好大一坨,我
一直繼續她向死的恐懼
(親愛的,首先有死
其次就有了生)
那天下班,一排污名從城門河撲向我
快碰到我時,急劇轉向
一個煩厭的手勢
一次最危險的煞車
「他媽的,」庸俗說,
「你真不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