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千扇門同時打開
數不盡的故事就倒了出來
晚上起來小便時會分叉
啊我說到哪了有一千扇門同時斷開

故事的結尾我已經全部砍掉
它的開始就變得無比重要
他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人?
為什麼在故事打開時他會小便分叉?

為什麼,他要寫詩?為什麼
他要朗讀,又把詩倒在你的頭上
你又不會避開?
為什麼,你又甘願為他思考——
成為門後的大雨
成為他的「之類」?

你為什麼
在他準備關門時
潛意識在構思
另一首詩的開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