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

忽然像碼頭的旗幟一樣搖晃
練習溫柔的同時抖落東南西北的風

理所當然看見櫥窗玻璃倒映的人形
倒映著眼底倒映著關於理所當然的心虛

不斷賴床來刷新關於詩歌的靈感
枕邊積著好些矯揉的時間的皺褶

我不反對你加入其他組合
但你要十二小時一次地重新回來

地球只是銀河系其中一顆微型星體
睡不著的時候聽聽外頭有多少顆星星在閃耀

說起情人節它一直亙在那裡
終於記起要拭一拭酒杯的塵

堅持在這些時節上網是當代的武士魂
自殘,屈辱,有時樂意大力攤開痛苦

有時想聽比較輕的樂隊
看沒練肌肉的鼓手暗自退讓

就這樣一行一行地讀著小說
相信日子會這樣由右至左地印象淡去

而旗幟在碼頭忽然不知該如何軟弱
那人已不再願意抖落東南西北的風

觀音在遠遠的山上
爬在地上的昆蟲各安其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