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信片〉

 

開始寫很多明信片,以字數掩蓋密碼,只有我能開啟。這樣妳就有了依賴我的藉口。後來我就把密碼忘掉,我已不需要如此扭曲的單向關係。但想深一層,也沒有關係是健康的,也沒有關係不是單向的。

 

女生大概能分為兩種,抹香水的,與洗髮水氣味很濃郁的。後者的存在感通常較高,可能是因為懷舊,可能因為,真的很濃。(像困在一個只有香薰的獄牢。)她們都讓我不敢成為風。後來她們都自行飄散了。不知道明信片抵達妳手上時是甚麼形狀,我希望風對我們的感情相對溫柔。

 

其實妳不讀我的文字我也是不會知道的,但情有可原,畢竟我沒能成為風,也沒能好好下筆。有時明信片只不過是個任務,正面的圖片能滿足牆上的一塊缺席,反面的文字就永遠粘附在陰影上,像蝙蝠。但更多時候,我希望它並不。算了這些也只是我單向的思考。在旅途上想起了妳,這麼遙遠,總會有些綫路繁忙。

 

妳的地址在寄出一刻就開始模糊,抵達時就會化開,組成了一條河,抑或在去水口汙塞。這是我每次也重新問妳一遍的原故,也是檢定。後來我知道並沒有一封信能觸碰妳的郵箱,沒有一陣風曾掠過我的郵戳。開始書寫的那刻,妳,我,文字,已全然在記憶裡丟失。烏鴉停在我的露臺上,嘶鳴兩聲,輕易掩去下筆的聲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