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星〉

 

在你聽見太陽系如何運作和我們是多麼渺小後,你大吃一驚,然後眼睛就越來越灰——一種比較陰鬱的灰。後來你就死了,還告訴我你喜歡過我,後來我的眼睛就越來越灰。

在大學行走時總有好多人從後方越過我,像帶著燃燒尾巴般灼熱地繞過我。開始知悉自身是比較慢與不太重要的隕石,連傷害人的力量也未形成,就給整個銀河系從後淹沒。自此成為一個懸掛在這裡的坑洞。

我知道這裡有好多永遠也攀不上去的樹,姑且叫終點作那裡吧。我開始放棄到達那裡,並培育好些比較無關痛癢的癖好。寫字,唱歌,有時抽菸。我知道進化論會淘汰掉我,但也許你會從那裡下來探望我。

今天氣溫開始更涼,好多毛衣在四處行走。想及作為恆星時我所賦予你的熱量比一隻短襪更少時,我就萎縮成一顆矮星。這毋須甚麼邏輯,如我們的憂傷向來也自顧自背棄邏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