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十一月,夏季〉

氣候越發反常,立冬,十一月八,三十三度。超現實詩人也不會構想出這種比喻——冰冷的夏季指涉險峻危機;那冬日炎熱呢?很高興麼?很熱情麼?過於殘忍,就感覺像末世小說:荒謬政權,資本霸權,恐怖份子每天合謀而媒體,關注富商彰顯性慾,勝於一切。天氣好反常,親愛的,告訴我:我們的生命是否是快要一併結束了?

苦澀的日子裡,我會記起好久以前的中學,儘管它也是另一種苦澀的存在。那時,流行冬天到小食部買孖條,找同伴合力掰開,分別含進口裡,努力面不改容。一種剛強的表現在口腔延展,是身份與權力的顯現。後來,大學住宿舍時也會偶爾找雪條吃,但終究還是吃黑加侖子口味,也再沒有找人分食。其實它過甜,過冷,如本應來臨的秋,如本應在這裡的人。但我畢竟再沒有嘗試新口味的精神了。秋在哪?也許早給曬成乾貨,擱淺在岸邊無能為力。

秋裝在哀鳴,連鎖店也是。從沒真切感受過夏裝上陣的十一月初,嫩白的大腿還在西洋菜街媚行,秋裝在商鋪裡停行,店員的眼神移行。如此憂傷:好想找個合理的理由以厚實的衣物掩飾瘦弱的身軀,以深色、鬱然、空洞的眼神,來掩飾你。親愛的,假如世界即將末日,我瞭解你可以——請給我最寒的冬。

末日就要來了,以荒謬的模式。真的好違反美學啊——但因為就要終結,所以一切都毫無所謂。親愛的,我有說過嗎?好久以前我就放棄自殺了。假如被殺死的話,還具有指責他人的權力,那時我將竭斯底里,那將是我人生最大也最後的情感。但這又怎樣呢?又有甚麼意思、甚麼所謂、甚麼主義、甚麼概念呢?我覺得自己好久以前就曬死在岸邊了。自此在任何炎熱的日子,都會怕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