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書櫃第十四

我會乘搭
最晚的航班離去
偷你的日照,偷你的一些希望
來填飽我口袋的
幽微時光。甚至
能夠滿足於短途飛行的
飛機餐。因我終究得以
離開時間:離開你們的
時間。從耳鳴到耳鳴的
三個小時
已經足夠
已經足夠抹去所有意義

以及指涉。我已經寫了
過多關於旅行的詩
所以我想寫寫關於你們
的意義以及我經常想要旅行的意義
其實就是你們
我想要抽空我體內的你們
以及空洞失效的語言和建議
我想在無網絡的時光裡
清除乾淨我的存在。只懂得

寫一首詩,寫一首
在無人掛念時可以旅行而
自由自在自私自利的
詩——假如,假如真的,假如真的不能
就寫一堆因太過渴望出走
而語意累贅的詩。抑或相反
在地下室在圖書館無光的角落
孤絕地在書櫃裡
旅行的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