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能明白2015的夏末藏著什麼隱喻,但它也只能夠關於憂傷。修不了畢業要求,開學首天就下雨,九時半準時而卑微地乞討數學課的位置,仍無法如願。烏雲很大,甚至沒有停止。我彷彿可以看見它正在散播不幸。其實我是明白的,而且早就明白:有時,狂熱地渴望一個目標,注定無法成功,如若所有無心插柳,都會開花。兩年前說要修外文不果,如今實現時,雀躍的情緒都只能沿著軌道緩緩滑行。我正在預視我的延畢通知書。
我好像發瘋了似的買下一個電腦袋子,回家後才發覺不合尺吋;我想要改造我們的網台,才發覺人氣已掉落無法挽回;我讀到一封電郵,通知我的畢業論文教授暫時停止指導。我目睹一種頹敗的氛圍,在四處成形,如一朵雨雲的無可匹敵。我知道這樣的一個夏末我沒有權利去訴苦,且我即將出發散心,但我正真真切切地,為著所有足夠使我無法移開視線的煩惱,感到傷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